时间 事件
1949年 
11月1日中国科学院(以下简称“中科院”)成立
11月10日中科院接收北平研究院和中央研究院在北京的机构,其中有北平研究院植物学研究所。该所本部有研究员5人,即刘慎谔、林镕、郝景盛、汪发缵、王云章;副研究员1人,即夏纬瑛;助理员1人,技术员3人,练习技术员4人,事务员1人。中西文图书杂志6千余册,其中西文全套杂志数十种。高等及低等植物标本约15万号。
12月1日成立静生生物调查所整理委员会。主任:钱崇澍,副主任:吴征镒,委员:丁瓒、黄宗甄、朱弘复、林镕、唐进、乐天宇。接收时该所有16人,所长兼植物部主任胡先骕,技师张肇骞、唐进,副技师夏纬琨,研究员傅书遐,工人6名。收藏高等植物标本约15万号,低等植物3.5万号,木材标本约0.25万号,动物标本30万号。石印机2部,铅印机1部。所有设备、物品搬迁至北平研究院植物学研究所所址动物园内陆谟克堂内。随后,静生所所址(文津街3号)改为中国科学院院部。是年5月底军事接管委员会文教部曾派乐天宇、吴征镒接收静生所并交华北大学农学院领导。
1950年 
1月制定《一九五〇年总所工作计划》:主要任务为编纂植物志,确定先编纂《河北植物志》;设立全国性植物标本馆和在北京建设植物园。以调查、研究及编纂河北省及邻近地区植物志开始,为编纂全国植物志做准备。中科院“1950年工作计划纲要(草案)”:中国植物之调查过去素乏系统,以后要统盘筹划,有步骤的、分区的调查植物种类;研究各类植物与其生长环境的关系;陆续刊印各区各类植物志;调查并特别注意与经济建设有关的应用植物,帮助解决森林农牧及土地利用、水土保持等问题,本年已着手的集体工作有河北植物志、华东植物志、上海郊区植物手册等。
1月21日吴征镒向院报送“中国科学院静生生物调查所整理委员会工作报告”,提出“静生生物调查所与北平研究院植物学研究所已正式合并,合并后的研究所拟称植物分类研究所,此后工作为整理新所,故静生所整理委员会至此可告结束。
2月2日植物分类所同仁召开会议,讨论中研院植物所一些非分类人员如饶钦止、邓叔群、王伏雄加入分类所问题。议决在本所正式机构成立之前,临时组织行政小组、工作计划委员会、标本整理小组、图书整理小组,并推定人选。行政小组由吴征镒、林镕、张肇骞组成,吴征镒为召集人;工作计划委员会由胡先骕、吴征镒、林镕、张肇骞、郝景盛、王云章、汪发缵组成,吴征镒为召集人;标本整理小组由唐进、夏纬琨、简绰波、崔友文组成,唐进为召集人;图书小组由夏纬瑛、吕烈英、王宗训、傅书遐组成,傅书遐为召集人。
2月13日中科院批准静生生物调查所和北平研究院植物学研究所合并,成立中国科学院植物分类研究所。
2月13日工作计划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吴征镒主持,林镕、汪发缵、唐进、王云章、郝景盛出席。讨论编纂《河北植物志》的人员、内容、体例、绘图、调查等事宜。
2月13日行政小组第三次会议,同意聘用侯学煜、王文采。
2月28日工作计划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吴征镒主持。确定研究经济植物的原则,建立经济植物标本室,注意调查经济植物,搜集种子或苗木栽植于本所植物园。
3月2日行政小组第四次会议,确定《河北植物志》编纂工作会议的内容与会议议程。
3月3日《河北植物志》工作会议第一次会议在万牲园前北平研究院历史所会议室举行,吴征镒主持。推选吴征镒、林镕、张肇骞、唐进、汪振儒为常务委员。以中科院植物分类研究所为主,农业大学、北京大学、师范大学、清华大学参加。会议确定了内容与式样,并作了分工。计划两年完成。
3月18日讨论昆明、武功、庐山、哈尔滨等地有关植物学机构的设置。
3月22日中科院向中央文委会报告,提请任命钱崇澍、吴征镒为植物分类研究所正副所长。
4月 
4月18日行政小组会议,讨论下列诸事:北京图书馆来函要订一特殊借阅契约;钱崇澍来函请科学院派人挑选中国科学社植物标本;关于沈阳、哈尔滨、武功、庐山、昆明等处工作站或合作机构事宜。
5月根据《中国科学院研究所暂行组织规程》制定《中国科学院植物分类学研究所暂行组织规程草案》。《草案》确定了“所务会议”制度及其它会议规程。所站会议:每年召开所站会议一次,地点不一定在北京,可以轮流在所及各站举行,参加人员以站负责人及所长,必要时请有关人员参加。周汇报会:每星期召开一次,由所长、所内各单位负责人或其他代表参加,其他工作人员可自由参加,报告一周来的工作情况。工作计划委员会:由所务会议推举委员七人至九人组成,所长为召集人。审议本所各项事宜,但不作任何决定,为所务会议作准备。编审委员会:由所务会议推举委员五至七人组成,主席由委员互推;任务是计划本所出版事宜,审议著作稿件,办理催稿、收稿及一部分校对工作。各单位业务会议:各站、室、园每月至少召开一次会议,一般在所务会议之前召开,负责人主持,其他人员包括全部职员及工人代表,必要时邀请外单位人员列席,讨论工作计划、工作人员考绩和所长交议事项及其他事务。
5月9日行政小组会议,讨论科学院来文催报的本所总结报告要点,拟定报告内容为:概述合并情况;工作要点、合作精神、图书标本合并进度;所内组织制度:如工作小组,会议制度,工作站处理方针。确定了研究活动以集体与个人并重和统一为原则。《河北植物名录》已完成,采集、绘图工作已开始;需要个人配合的工作有《中国森林树木图志》、《福建省植物志》、《察绥植物志》及其它专科整理;还有如政治学习、工作检讨等。
5月19日政务院第33次政务会议批准对钱崇澍、吴征镒的任命。
6月2日工作站座谈会。听取各拟建工作站负责人汇报,商讨与地方交涉事宜。
6月3日筹建植物分类研究所时,曾计划将在上海的中研院植物所高等植物部分纳入其中。钱崇澍在到任前召集中研院植物所(上海)有关工作人员讨论是否将该所高等植物研究部分并入植物分类研究所问题。出席会议人员:裴鉴、刘眆勋、韦光周、谭璟宪、刘玉壶(周代)、单人骅。关于迁所问题,会议认为,沪区主要工作为研究华东地区植物,如能就沪区已有设备,建立华东分所或工作站,于工作较便利;沪区标本数较多,搬运经费所耗必巨;从长远考虑,华东方面必须设一分所,行政则仍属于京区,研究人员可因工作需要,南北互调,既可免搬运之烦,对将来发展亦较方便;就地点论,分所以设在南京较设在上海更为适宜。
6月10日钱崇澍主持第一次所务会议。确定植物分类所研究方针:配合经济与文化建设实际的需要,进行全国植物调查与研究。具体任务:有计划的研究与调查各区植物种类及其与环境之关系,并分期编纂各区各类植物志,用积累的经验来进行全国植物志编纂;研究调查及栽培经济植物,为配合各种工作逐步建立全国性的植物标本馆与植物园。增加的年度工作任务有编写《华东植物志》、《上海郊区植物手册》及开展植物与环境关系研究等内容。会议还讨论了各工作站的建立、与北京图书馆签订借阅协议、植物园工作及其它事宜。
6月20日中科院副院长兼计划局局长竺可桢在中国科学院第一次院务(扩大)会议上宣布首批15个研究机构成立。 植物分类研究所由北平研究院植物学研究所和静生生物调查所植物部合并组建,以植物调查和分类学研究为主,同时,开展植物病理和经济植物的研究。所长钱崇澍,副所长吴征镒。京外设四个工作站:1)华东工作站,由中研院植物研究所的分类学、森林学部分从上海迁南京组建;2)庐山工作站,由庐山森林植物园改建;3)昆明工作站,由云南农林植物所和北研院植物所云南工作站合并组建;4)西北工作站,由设在陕西武功的中国西北植物调查所改建。
7月苏联寄来植物标本2500号。
8月底中科院计划局及植物分类所借专家来京出席科学工作者代表大会之便,另邀部分专家,共三十余人,在中科院部(文津街三号)举行植物分类专门会议,总结工作,讨论发展计划。会议建议成立《中国植物志》编纂筹备委员会,以便推动全国的分类学研究;建议植物分类所提供其它单位植物分类学工作者一部分不易得到的研究资料,年底前加印四套中国模式植物照片,分送给各区使用。
9月将静生生物调查所云南农林植物研究所与北平研究院植物学研究所云南工作站合并,组建中国科学院植物分类研究所昆明工作站,蔡希陶任主任。
9月16日第四次所务会议,选举产生工作计划委员会和编审委员会,胡先骕被推任编审委员会主席。
9月18日第一次编审委员会会议。讨论通过植物所刊物名称:“中国科学院植物分类学研究所汇报”,拉丁名为:Acta Phytotaxonomica。《汇报》的内容文字以中文为主,可视需要配外文,题目为中外两种文字并列。会议还决定,继续出版《中国树木图志》和《中国植物图谱》。
9月25日北京市政府同意合办植物园,钱崇澍、吴征镒、陈封怀、俞德浚等与北京市公园管理委员会和西郊公园负责人就与西郊公园开办植物园事座谈,商定具体办法。
10月将北平研究院植物学研究所与西北农学院合组的中国西北植物调查所改组为西北工作站,派夏纬瑛前往主持。
10月13日胡先骕向工作计划委员会提出他编纂的《中国森林植物图谱》可以在短期内完稿,需要1名绘图员。会议认为,此项工作系个人工作,不放在中心工作考虑,未获支持。
10月21日静生生物调查所整理委员会撤销。
11月6日研究实习员课程安排座谈会。所内开设高等植物、真菌、生态、植物栽培四门;植物形态课到北大或师大听讲。匡可任讲授拉丁文。
11月18日成立植物分类研究所华东工作站
12月中科院批复北京公园管理处与植物分类研究所合建北京植物园的建议。
12月5日公园管理委员会致函植物分类所:接市政府指示,合办植物园事“限于明年预算,应暂缓办理。”
12月16日植物分类研究所庐山工作站成立。
是年第七次国际植物学大会邀请胡先骕担任副主席,未能出席。
1951年 
1月4日植物分类研究所西北工作站成立。
1月12日至15日科学院派陈焕镛、吴征镒、侯学煜和时在印度勒克瑙大学从事指导研究的徐仁参加在印度新德里举行的“南亚栽培植物的来源及分布”学术讨论会。此为中科院建立后首次派代表团到非社会主义国家参加学术会议。代表团在印度访问了近30所研究机构与大学。
1月22日1950年工作总结会。分组会议上,认为《河北植物志》没有如期完成计划任务的三分之一是“工作计划不精密周详,工作人员对于集体工作缺乏积极性,均为主要原因。”
3月19日为与苏联科学院交换标本、图书事致函中科院办公厅:1950年苏联科学院寄来植物标本2500号,1951年1月又寄来300号,3月接受图书杂志30包。请中科院致函示谢。并称本所拟寄赠的标本在整理中。列出所需图书目录,请苏联科学院补赠,同时也列出植物学相关书单,询问对方是否需要。
3月31日《植物分类学报》创刊。
6月13日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以下简称“文委”)转政务院批准成立植物分类研究所遗传选种实验室文。
8月29日中科院转文委指示:“对未建立邦交之国家,暂不进行种子交换或购买。”对美国人向庐山工作站陈封怀购买种子事,请作调查,另案办理。
10月8日匈牙利科学院院长伊斯特?万鲁斯尼亚克参观植物分类所。
1952年 
是年《华东水生维管束植物》出版,裴鉴、单人骅著,中国科学院出版。
2月9日工作计划委员会讨论本所工作方向和听取合理化建议。思想改造是工作重点,中科院派简焯坡到所协助。会议讨论了《河北植物志》是否继续编写及如何编写问题,未形成决议。钱崇澍说:“我们以往的工作是否还不够切合实际,应把计划更加深,还是要改变计划。”吴征镒随苏联专家在外考察期间,会议推荐张肇骞协助钱崇澍工作。
3月4日工作计划委员会讨论庐山工作站问题。陈封怀汇报:人员缺乏,如能搬至含鄱口,则工作方便得多。
4月下旬吴征镒参加“中央农业技术工作考察团”,苏联专家伊万诺夫为顾问,由中科院、华北农业科学研究所、北京农业大学等机构人员组成,先后到达河南、武汉、广东、江西、浙江、上海、南京、山东、山西、河北、绥运、沈阳、公主岭、黑龙江、辽东等地,8月上旬结束。
6月30日《中国植物学报》复刊。
7月中旬中科院(京区)研究人员开展思想改造学习,历时七周,九月初结束。1951年底已动员,因“三反”运动中断。据《中国科学院研究人员思想改造学习总结》称:生物学各所的高级研究人员一般只在所内的小组会上作一、两次检查,听取群众意见。“只有植物分类所研究员胡先骕在研究所的小组会上检讨了两次,后在全院研究人员代表大会(约80人)上检讨了一次。”
8月18日院长会议通过“中国科学院1952年工作计划要点”。植物分类研究所的任务是:以调查研究植物资源,包括橡胶植物、单宁植物、纤维植物、药用植物及木材等为重点。编纂河北、江苏、江西与秦岭一带的地区植物志,选择典型区域研究红壤、盐碱土的利用。
8月31日调查在朝鲜和中国的细菌战争事实国际科学委员会在工作期间,钱崇澍、吴征镒参加科学分析和鉴定等工作。
10月19日政务院文委通知,遗传选种实验室改为植物分类研究所遗传栽培研究室。
11月15日第43次院长会议决定植物分类研究所改为植物研究所,呈报文委。
1953年 
1月中国科学院植物分类研究所改名为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以下简称中科院植物所或植物所)。下设高等植物分类、植物生态及地植物、植物形态解剖、植物资源、植物园等五个组。辅助机构有标本室、绘图室、资料室、暗室;北京之外有华东、西北、昆明三个工作站;庐山工作站改为庐山森林植物园。自本年起,无论室内和野外,都“走向集体工作的道路”,大部分人员参与各项调查,野外综合调查有11项之多。
下半年设立森林室。
是年开始花粉形态研究。
是年完成《中国植物科属检索表》的编写,39人参加该项工作。
是年出版著作有集体编写《栽培植物名录》1953年10月;《中国药用植物志》第三册,裴鉴等著,1953年11月;《华北经济植物志要》,崔友文编著,1953年3月。均由科学出版社出版。
1月23日中科院任命钱崇澍为植物所所长,吴征镒、林镕、张肇骞为副所长。同日,任命戴芳澜为植物研究所真菌植病研究室主任。
2月此前曾多番筹备,拟与北京市政府合作,在圆明园旧址建立北京植物园。本月,市政府作出缓办决定,以至影响植物园当年工作安排。春夏间,在西郊公园凿井开地,准备栽培试验。
3月至5月吴征镒作为生物组副组长,参加中科院访苏代表团(26人)。6月,代表团回国后,吴征镒向院务会议作了题为“苏联植物学家在改造自然与利用自然方面的工作”和“苏联植物学研究与农业生产的结合”的报告。代表团对我国生物学发展提出建议,植物学方面:“(1)大规模地进行调查研究,总结历史的和人民的经验;认识自己的生活环境;认识生产实践中存在那些问题;这些问题的关键是什么?(2)在重点建设地区结合农业、森林、畜牧的主要问题,进行地植物学的和植物资源的调查。这种调查必须是综合的。……在这个基础上逐步进行总结,编制全国规模的植被图和植物志。(3)大力发展遗传学研究,从广泛的实践中开始,深入总结劳动人民的创造成果和主要经验。(4)大力发展植物生理学研究,密切结合提高收获量的各个方面……。(5)逐步把形态学、解剖、胚胎、细胞等方面工作引向实践的,结合生理学和遗传学的方向。(6)在低等植物学各方面逐步培养干部,目前首先培养真菌学微生物学的干部……”
3月10日中科院院务常务会议决定成立遗传栽培研究室。
4月遗传栽培室脱离植物所,由科学院直接领导。
4月与北京农业大学合作成立真菌植物病理研究室,戴芳澜为主任。主要任务是解决重要植物病害调查研究及防治,并将关键性问题提高到理论方面研究,以便进一步为生产服务。
5月11日政务院(政文齐字第十二号)批复植物分类研究所改称植物研究所。
4月10日政务院第174次会议批准林镕、张肇骞为植物所副所长。此前第42次科学院院长会议通过上报。
5月23日竺可桢在中科院院务常务会上报告4月8日检查植物所工作情况:第一季度计划执行情况为“地植物组工作超额完成。因突击学习俄文,《中国主要植物图说》和《河北植物志》未能完成。培养干部比前一年有进步,高级研究人员为研究实习员开课,并邀请所外专家讲专题。调查工作缺乏领导人,与农林各部的联系不够,制订计划不切合实际,对工作站的领导力量不强。
5月25日国务院同意科学院调整研究单位(其中涉及植物分类研究所遗传栽培研究室、真菌植病研究室)。
5月25日中国科学院秘字2782号文通知,植物分类研究所改名植物研究所。
9月17日中科院院长集体办公会议同意接管南京中山陵园纪念植物园,钱崇澍在会上报告了此前吴征镒赴南京与南京市园林管理处商量结果:园址3700亩,房屋有明孝陵内数间办公室、工人宿舍及温室;据说植物800种,吴征镒估计400-500种,不到1万株,交科学院接管;所有员工由园林管理处留用。会议认为可将华东工作站合并到中山植物园,缩小庐山工作站范围,抽调该站人员充实中山植物园力量。11月,华东工作站接管中山陵园纪念植物园,其办公地点也将搬入植物园内,决定原“华东工作站”名义撤销,改名为: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中山植物园。庐山工作站主要人员调南京工作,庐山工作站名义撤销,改为“庐山植物园”。任命原华东工作站主任裴鉴为中山植物园主任,原庐山工作站主任陈封怀为中山植物园副主任,原南京中山陵园植物园高艺林任副主任。1954年8月26日,南京市人民政府与中国科学院签订交接办法。此事源于1952年10月19日,苏联专家克里米亚植物园园长柯维加(Koverga)在华东农业科学研究所召开的座谈会上发言,他认为南京是中国一个最好的驯化育种区域,植物园是科学研究机关,应当由中国科学院来管理。
10月26日至11月7日中科院所长会议(生物地学组)在北京召开,竺可桢作会议总结报告,对各所几年内工作方向作出阐述,关于植物所:结合国家自然条件的调查与改造自然的规划,发展地植物学、植物生态学研究。近几年内主要围绕黄河中上游水土保持问题,中南红黄壤土地利用问题,与土壤、气象、地理等有关研究所配合进行综合性研究,而以黄河问题为中心。在南京中山陵园纪念植物园基础上建立南京植物园,开展植物驯化、杂交、育种、栽培的试验研究。建立资源研究部门,开展自然植物学研究。在资料上、组织上为编纂全国植物志做准备。
12月19日植物所团支部成立,崔鸿宾任书记。时有团员32名。
1954年 
1954年是年1950年至1954年底,植物园与苏联、波兰、捷克、民主德国、保加利亚、匈牙利、罗马尼亚、印度、瑞典、芬兰、丹麦、瑞士、瑞典13个国家88个机构建立种子交换关系,负责统一办理国内单位与国外机构种子交换手续。
1954年是年华东工作站兴建研究大楼。
1954年是年设立会计室。会计三人(内一人兼审核)、出纳一人。四个工作站各有会计一人(庐山工作站由图书员兼任、西北工作站由事务员兼任),财务检查采取调回单据抽查方式。
1954年是年出版的著作有:冯国楣、冯汉英编著《云南的造林树》;郝景盛著《怎样提高木材生产》;傅书遐编著《中国蕨类植物志属》和侯学煜著《中国境内酸性土钙质土和盐碱土的指示植物》。均由科学出版社出版。
2月12日中科院院务常务会议批准植物研究所1954年计划:(1)切实进行黄河流域水土保持及华南热带林两项重点工作;(2)植物资源组暂不成立,可积极准备条件;(3)南京中山植物园的工作重点及发展步骤应具体拟就报院;(4)庐山森林植物园应明确提出缩小工作范围,具体说明该园的工作性质;(5)牧草工作应与遗传栽培研究室密切联系。……野外工作与室内工作必须取得适当配合,在调查工作中要及时总结经验,发挥工作人员特别是高级研究人员的积极性、创造性,发扬集体主义精神,以保证计划的贯彻。对院外参加你所工作的科学工作人员,尤其要注意团结。在培养干部方面需要考虑在野外工作中如何提高。对苏联先进科学理论与方法特别是米丘林学说的学习,应作为你所经常的主要任务。
3月吴征镒任队长,率领华南热带林工作队赴广东海南、湛江等地考察,为时三月,参加考察的还有院属土壤所、植物生理所、地球物理所,林业部所属华南热带林业科学研究所以及高等院校等15个单位,90余人。
7月6日院务常务会议决定筹建农业生物研究所,将植物研究所属西北工作站拨归该所领导。
9月植物所致函北京市建筑事务管理局称,经多次勘察并报中科院同意,把北京植物园园址选在卧佛寺附近,请确定用地范围。
12月北京市函复中科院,同意在卧佛寺附近划定8500亩(566公顷),在香颐路以南划定1448亩(96.6公顷)作为北京植物园永久园址。
12月中共中科院植物研究所支部成立。
12月设立仪器室,指定专人管理。建立仪器账册,建立保管、使用制度。
1955年 
2月1日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华东工作站改名为“南京中山植物园”。
2月16日中科院院长顾问,苏联专家柯夫达在竺可桢、简焯坡陪同下参观植物所,与所领导及学科负责人座谈,提出工作意见:发展意向不够明确;研究理论性问题配合经济建设是对的;植物所有很好的标本室,实验方面已做得不错,如细胞核穿壁问题应提早发表;生态地植物学方向正确;新设各组应加强;地植物制图尚少,应该有远景;外边设站仍嫌少,新疆、西藏应设站,中国沙漠面积大,为畜牧打基础;要组织全国植物学者,联系外边太弱,与上海联系就不够。照苏联经验应该每年定期讨论,对各个单位地植物学,对盐碱土改良不能单纯地从植物眼光来看,应由土壤所来做。应做水土保持,沙地山地的地植物,主张以考察队来培养青年。做指示植物,应注意在不同环境下同一植物的变异。考察一二年后要有一年半载写报告,真正的科学工作不在调查分析,而在提高到理论。要做综合性研究工作,应该1、要有威望高的科学领导;2、集体讨论综合性问题;3、各组注意专门性问题;4、要有明确的全面性计划、有目的的过程和要求;5、要有严格的原则,各小组定期完成工作;6、总结工作,各方面必须参加。工作中的矛盾必须克服等。
2月24日中科院院务常务会议审议“黄河中游水土保持研究工作总结”。黄河水土保持工作队是由院土壤所、植物所、地理所研究人员组成,指定土壤所所长马溶之任队长,林镕任副队长。事后《科学通报》刊登竺可桢所写考察纪要。
3月派黎兴江跟随陈邦杰学习苔藓植物分类。暑期,将标本馆的苔藓标本1万余号寄南京。
3月胡先骕著《植物分类学简编》由高教出版社出版,认为:李森科“关于生物学种的新见解”在初发表的时候,由于政治力量的支持,一时颇为风行。接着便有若干植物学工作者发表论文来支持他的学说:报道黑麦“产生”雀麦,橡胶草“产生”无胶蒲公英,作物“产生”杂草,白松“产生”赤杨,鹅耳枥“产生”榛,松“产生”枞,甚至向日葵“产生”寄生植物列当。但不久即引起了苏联植物学界广泛的批评。自一九五二年至一九五四年各项专业的植物学家先后发表了成百篇的专业论文,对于李森科的学说作了极其深刻的批评,大部分否定了他的论点。……这场论争在近代生物学史上十分重要。我国的生物学工作者必须有深刻的认识,才不至于被引入迷途。
11月1日11月1日纪念会上对胡先骕批判的内容不指名地刊登在《人民日报》上。
1956年7月1956年7月,竺可桢应约与胡先骕谈话,表示纪念米丘林诞辰一百周年会上对他的批评“有过火处“,并邀他参加同年8月在青岛举行的遗传学座谈会。
3月29日植物所致函所属各植物园及工作站称,此前与国外交换种子由植物所统一办理的做法,所得甚少,难以分配。决定改为各机构自行编制《种子目录》,直接与有邦交国家的相关机构交换,以获得更多种类和交换量。
4月-12月林镕等人参加中科院综合考察队赴山西、黄河以东、吕梁山以西调查山西西部水土流失情况及规律,研究水土保持的方针、步骤和合理措施。
4月14日中科院审批植物所1955年计划:1、调查的目的比较明确,希望把调查工作重点更为集中,黄河水土保持调查要适当增强生态及地植物学力量;2、植物园的牧草研究应该从分类、形态、引种方面发展。3、植物学史料的整理两年来工作告一段落后,请配合中医的综合研究,着重进行本草纲目的整理研究;4、所务会议应对各组研究计划提出评价。应加强全所及各组学术讨论和报告会。调查及研究工作的成果和建议送产业部门后,须经常收集他们的反映与应用情况。5、更加合理地分配青年研究干部,以免有些高级研究人员负担过重,有些人又缺助手。
5月-9月李世英等人参加本院综考队赴柴达木盆地考察土壤、植被。
5月31日国务院批准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名单,其中生物地学部委员83名,吴征镒、秦仁昌、林镕、张肇骞、钱崇澍、戴芳澜当选。
6月北京农业大学的6位讲师和助教写信给高教出版社,对胡先骕著《植物分类学简编》提出尖锐批判, “是一本具有严重政治性错误,并鼓吹唯心主义思想的著作。”
7月14日第30次院务常务会议决定,任命张肇骞为华南植物所副所长。
7月29日中科院决定组建西北农业生物研究所,西北工作站纳入其中,中科院植物研究所西北工作站撤销。按工作站建立时的协议,重份标本中留一份给农业生物研究所,其余运回北京。夏纬瑛调回北京,其余人员并入该所。
8月中国科学院颁布《中国科学院研究生暂行条例》,植物研究所第一次招生,报名5人,陈艺林被录取,导师为林镕。
9月建立资源植物化学实验室。
10月中下旬戴芳澜、丁颖赴柏林参加民主德国农业科学院成立四周年庆祝会及科学报告会,并被成为该院通讯会员。
10月6日生物地学部向院第43次常委会会议报告“建立微生物研究所筹备委员会的意见”,12月8日院务常务会议通过1956年事业计划说明中提出:“1956年成立微生物研究所,以现有真菌植物病理研究室、菌种保藏委员会和植物生理研究所的一部分合并建立。”
10月15日竺可桢、张稼夫、林镕、吴征镒谈胡先骕《植物分类学简编》引起的批评,决定请林镕、吴征镒说服胡先骕,劝他自动改正。
10月28日至31日在北京举行的米丘林诞辰一百周年纪念会期间,对胡先骕作了尖锐批判。
11月-1956年吴征镒参加院综考队赴广西百色调查植物群落的类型分布和演变规律,配合解决橡胶宜林地选择问题。
11月-1956年侯学煜等四人前往广西南宁,结合全国植被分区工作在广西中北部红黄壤区进行植物群落调查,规划合理利用和改良办法。
12月中国科学院宣布撤销遗传栽培研究室,该室部分人员并入植物研究所,组成一个研究室,但工作地点仍留在华北农科所,植物研究所聘请祖德明副所长为兼职研究员,主持遗传室研究工作。
12月29日中国科学院自然区划工作委员会成立,吴征镒、侯学煜、秦仁昌、钱崇澍为委员。
12月31日《中国主要植物图说》(豆科)出版。
是年开展干部培训活动。植物生态学和地植物学,50多人参加,学习三个月;植物学拉丁文,23人参加,进行二个月,每课小试,结束大考;植物胚胎学,形态和分类两组研究实习员参加;普通植物学,未曾听过该课的30余人参加。
是年成立植物资源组,吴征镒兼任研究员。
是年出版的著作有:胡先骕著《植物分类学简编》,高等教育出版社;刘英编《高等植物标本采集和制作方法》;胡先骕、孙醒东合著《国产牧草植物》;胡先骕著《经济植物手册》;喻诚鸿、李沄编著《中国造纸植物纤维图谱》;俞德浚著《植物园工作手册》;植物所编辑《中国主要植物图说?豆科》,均为科学出版社出版。
是年编辑出版《植物生态学与地植物学资料丛刊》。
1956年 
1956年开展肃反运动。
1月在西山卧佛寺地区进行植物园园址勘察调查。
1956年计划派留苏研究生8人(植物生态学3人,植物分类学1人,植物形态学(花粉形态学、花粉分析)1人,地植物学1人,植物园(引种驯化理论问题1人)赴苏学习。
1956年吴征镒、胡先骕、唐进、汪发赞招收研究生周铉、胡嘉琪、陈心启、胡昌序;王伏雄、侯学煜招收研究生潘景丽、王世之。
1956年春国务院召开编制十二年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会议,参加会议的植物学家一致同意把国家植物标本馆列入科学规划, “规划”指定在中科院植物所领导下筹建。
1956年是年出版的专著有:侯学煜著《现代地植物学中某些原则性的论点》、《植物生态地理学的内容任务概念和研究方法》,裴鉴等著《中国药用植物志》第四册。以上三书均为科学出版社出版。
3月1日中科院与北京大学、北京农业大学合作筹建北京植物生理研究室。
3月20日第10次院务常务会议讨论并原则通过生物地学部筹建北京植物园建议书:“去年起,已经北京市人民委员会同意划定在西山卧佛寺附近为永久园址,经半年来测量调查现已完成初步规划设计,并编定分年工作计划。”“预定7年内可以初步完成全面布置。”建议书还就与北京市合作建园提出了原则性的意见。会议“鉴于建设规模较大的植物园,需要巨量的人力物力,会议同意与北京市人民委员会通力合作。北京植物园园址设在西山卧佛寺,由中科院植物研究所与北京市人民委员会园林管理局共同领导,双方派员组织管理委员会。……做好各项基本建议工作,并考虑将植物研究所所址迁植物园附近。会议原则上同意该建议书,责成生物地学部进一步与市人民委员会商谈,明确分工,签订合同,然后草拟详细建园计划呈报国务院批准,申请专款进行建设。”
3月27日植物研究所致函中科院生物地学部,请准将本所真菌植病研究室改为独立单位。
4月派杨宝珍、赵世祥、张金谈、戴伦凯、郑斯绪、黎盛臣、李世英赴苏联留学或实习。
5月中科院竺可桢副院长与北京市人民委员会吴晗副市长联合报告国务院申请筹建北京植物园。
5月至10月林镕、崔友文领队,共15人,进行黄河中游水土保持综合考察,完成甘肃中部四万平方公里,陕西无定河流域与白于山地区二万四千平方公里的植被普查和重点研究,初步完成植被区划图及说明,同时完成7个重点区的植被类型图和10万字的说明,采集标本8千余号。
5月中苏两国科学院合作组织紫胶工作队,在云南进行调查。中方队长为刘崇乐,副队长吴征镒、蔡希陶,行政副队长孙冀平;苏方由波波夫任队长,在波波夫缺席时由伊万诺夫担任。考察队成员来自30个单位,其中中科院8个,苏联科学院4个,中央和地方其它机构9个,高等院校与医院9个,共122人。5日苏联科学院成员9人抵京。考察队于12日离京。到云南后,分两队,景东队和大围山队。7月27日返京,8月18日,第23次院务常务会议听取云南生物考察队工作报告。采得标本4000多号。因多雨,工作受到影响。
5月至9月中科院、农业部和民主德国农业科学院一行10余人考察河南开封、郑州、鸡公山;山东泰山、济南、崂山;大小兴安岭、内蒙古。钟补求、汪发缵参加,采得标本2000余号。
5月18日国务院(56)国秘习字98号文批复同意筹建北京植物园,由中科院植物所和市园林局共同领导,建设经费560万元,按用款年度由财政部分期拨款。
7月至10月秦仁昌等5人对新疆进行综合考察,重点在北疆的阿尔太山和准噶尔盆地。主要是:植被垂直分布带和组成类型、植物区系调查和森林与林业调查。采得标本3918号,发现多种特有种类。
8月4日 
8月4日 
8月17日中科院第22次院务常务会议通过,北京植物生理研究室建室方案。
8月29日-9月9日侯学煜教授参加中科院组团赴法国巴黎参加国际土壤学会会议。
10月钱崇澍代表中科院、刘仲华作代表北京市政府签署了“中国科学院、北京市人民委员会合作筹办北京植物园合约”
10月23日第27次中科院院常务会通过将植物研究所真菌植物病理研究室脱离植物研究所,建立应用真菌学研究所。
12月西郊公园、植物所等三个单位合建医务室。
12月13日郭沫若院长对钟补求先生捐赠其父钟观光先生标本与图书事作出批示。约在1955年5、6月间,钟补求先生将其父亲钟观光先生1913年后采集的标本约5千份和家藏中文古书5千余册赠植物所。钟补求对中科院对此事的反映感到不愉快,写信给郭沫若院长。
1957年 
1957年是年派北京植物园吴应祥、遗传室以凡、南京中山植物园余孟芝赴民主德国实习,专业分别为树木育种、遗传选种、植物学。
1957年是年“反右运动”有六人被打成右派。
1月24日钟补求“马先蒿属的一个新系统”获中科院自然科学二等奖
2月7日中科院和北京市邀请国内园林建设及植物专家组成规划设计委员会,责成植物所和市园林局共同负责建园工作,并签订了建园协议书。在建园期间,规划设计及技术指导由院方负责,基本建设施工由北京市负责,植物园管理委员会由双方派人组成。俞德浚任植物园主任,园林局局长刘仲华任副主任。划定香颐路以南1440余亩(称南园)作为苗圃和试验区,由植物所管理,香颐公路以北7100亩(称北园)作为展览区,由北京市园林局管理。
2月9日-4月20日苏联林业专家苏卡切夫?戴立斯、佐恩参观植物所并参加所学术委员会成立大会,然后去海南岛,云南考察热带植物。
2月11—16日植物研究所学术委员会成立。第一次会议(扩大)在北京和平宾馆召开,出席会议人员除本所学术委员外,还邀请了苏联科学院植物所和森林研究所的学者,国内各地与植物学有关的研究机关和高等院校的学者参加。出席83人,列席375人。会议讨论了植物所工作和远景规划。
2月18日植物园规划设计委员会成立。
2月24日植物所党支部植物园分支部成立。
3月7日致函中科院生物地学部,请批准昆明工作站成立为独立研究所,由院直接领导。致函中科院生物地学部,请准增设古植物研究组。
5月9日-17日秦仁昌、侯学煜先生前往苏联参加全苏植物学会第二届代表大会。
5月17日截至当日,植物所有共青团员89名。
9月9日 
12月植物所党支部有秘书人事、所长室、总务、资源、分类标本、生态6个党小组。
1958年 
1月1日鉴定科研成果项目,向院举行的国庆祝捷大会献礼。
1月根据中苏科学技术合作议定书,苏联苏卡乔夫建议,在我国热带地区建立生物地理群落研究站。1月21日, 中科院指示该站由植物研究所负责推动,并与本院有关研究所联系,共同承担任务,必要时可请院外专家参加,成立学术委员会,确定该站地址在云南西双版纳自治州大勐龙曼仰光龙山。该站行政领导由植物研究所昆明工作站负责。
5月派王献溥、李延华赴苏联留学。
6月至9月俞德浚赴波兰、保加利亚进行学术访问,后往苏联参加苏联总植物园会议。
6月20日-10月6日俞德浚前往波兰访问考察;8月31日赴保加利亚。
7月庐山植物园划归江西省科学院领导。
7月11日匡可任等五人参加贵州考察队赴贵阳、开栾县进行植物普查和经济植物调查。
7月23日召开河北省野生资源植物普查会议,讨论河北省野生资源植物普查分工及完成期限。
8月由中科院与苏联科学院合作,苏联专家巴拉诺夫、拉甫连科、塔赫他间先后来植物所指导植物形态学及胚胎学、编制百万分之一植被图及讲授“被子植物演化的途径”等,各在华三月。
10月3日中科院党组批准建立植物研究所党的领导小组,姜纪五任组长。
11月20日-12月4日植物研究所、北京大学联合召开地植物学术讨论会。苏联拉普连科通讯院士报告植物群落的规律及其研究途径;讨论中国植被类型和分区及大跃进中地植物学如何为生产服务。
12月9日中科院批准南京中山植物园扩建为独立机构,不再隶属于中科院植物研究所。
是年制定植物研究所十年(1959-1969)规划纲要。
是年真菌植病研究室成为真菌植病研究所,由中科院直接领导。
是年匡可任与陈焕镛共同在苏联《植物学杂志》(第43卷)发表银杉新属
1959年 
1959年1月1日 
2月7日国务院批准中科院和商业部合作开展野生植物资源普查及编写经济植物志的报告。是年2-10月植物所抽调100余人组成7个普查队,完成在河南、河北、山西、贵州、云南、甘肃、青海和新疆的重点普查,采集植物标本约6.8万号。
5月2日5月2日中科院与商业部联合发出通知,要求普查工作在当年十月结束,1960年5月1日前完成《全国经济植物志》的编写。
2月14日-5月11日林镕参加中科院组团前往波兰、民主德国、捷克斯洛伐克、匈亚利、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签订科学院对外合作协议和1959年执行计划,并赴阿尔巴尼亚、苏联访问。
2月17日全国植物学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将《中国植物志》编写正式列入规划,计划8—10年完成,并决定在当年出版几卷,向国庆十周年献礼。
5月开展反右倾整风运动。
6月17日院第七次院务常务会议通过植物研究所遗传研究室与动物研究所遗传研究组合并成为遗传研究所。
6月植物所向院请示成立《中国植物志》编委会,建议钱崇澍、陈焕镛为主编,编会委由钱崇澍、陈焕镛、秦仁昌、林镕、张肇骞、胡先骕、耿以礼、刘慎谔、郑万钧、裴鉴、吴征镒、陈封怀、钟补求等十三人组成。
9月7日中科院第九次院务常务会议通过《中国植物志》编委会委员名单。
10月举办“科技干部训练班”,学员有40多人,按综合性大学生物系专业要求,开设政治、语文、植物、化学、英语等课程。1961年8月停办。
11月11日-13日《中国植物志》编委会在北京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通过组织条例、编审规程、编写规格,制订1960-1962年编写任务和计划。并建议筹建植物标本馆。
1960年 
1月开始精简机构、下放干部。
1月植物园兴建办公楼和家属宿舍动工。未久,停工。
2月与商业部土产废品局成立“中国经济植物志编写联合办公室”。办公室由姜纪五、林镕、秦仁昌、史立德(土产废品局局长)、吴建华(土产局副局长)五人组成。下设秘书、编辑、审查三个小组。各省商业厅、轻工业研究院、纺织研究院、林业科学院、医学科学院等单位70余人在北京集中编写,4月底完成,二百余万字,收录植物2395种,插图一千多幅,科学出版社出版。由于涉及多种植物的化验数据,使用情况、加工方法等描述,反映我国有关行业的技术水平,经植物所领导与商业部土产废品局负责人商讨,决定内部发行。发行不广,影响很小。
2月9日在了解北京、昆明、广州、南京等植物化学研究情况的基础上,苏联专家基里雅洛夫与姜纪五联合向院数理化学部和生物地学部提出改善植物研究机构化学实验室工作的建议。主要是培养实验室工作人员、装备试验仪器及建议在第二年召开植物化学家会议等。
2月3日 
2月16日溥仪在全国政协殷秘书和中科院有关人员陪同下,到北京植物园劳动锻炼。
2月17日植物园党总支书记田裕民主持各组长参加的园务会议,欢迎溥仪来植物园劳动。
2月18日田裕民和植物园人事保卫组负责人王直安安排溥仪到温室劳动。
5月18日传达院党组关于开展技术革命和技术革新的“双革”运动动员会,之后21天,全所提出革新项目204项,其中已取得初步成果的122项,可以推广应用的98项,有阶段结果的24项,具有独创性的10项,初露苗头2项。
5月26日溥仪接待拉丁美洲代表团访问。
5月26日溥仪出席周恩来总理在人民大会堂招待蒙哥马利元帅的晚宴。
6月14日开始展开“反官僚主义运动”,年底结束。
7月国家粮食供应紧张,为扩大粮食代用品,开辟粮食饲料新来源,在科学院的布置之下,植物所新增野生淀粉、油料植物利用等5个项目,并设立试制工厂。
9月8月底植物所实有人数385人,科学院批准下达人员编制219人,故对人员予以精简,并撤销计划科、秘书科和金工厂3个部门。
10月1日溥仪登上天安门观礼台,受到毛泽东接见。
11月26日溥仪领到《选民证》,第一次取得参加四季青乡人民代表选举的资格。
是年建立古植物研究室。
1961年 
1月14日溥仪在植物园会见美国记者特莱维斯夫妇。
3月6日植物园召开各业务组长以及党、政、工、团负责人参加的座谈会,欢送溥仪到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任职,田裕民主持。
4月郭沫若视察植物园,并题诗:正值牡丹开,今年我又来。芳华春烂漫,香韵日低回。品集五洲种,林齐四海材。尖端竞攀越,跃进上天阶。
6月继续精简机构,下放人员。
7月31日植物所领导小组和北京植物生理研究室领导小组共同向中科院党组提交“关于植物所和植生室的合并意见向院党组的请示报告(草案)”
8月9日在中关村化学所礼堂举行庆祝植物所植生室合并大会。童第周代表生物学部讲话。中科院北京植物生理研究室并入中科院植物所。该室成立于1956年8月,由三个工作组组成,即汤佩松领导的北京大学工作组,侧重于代谢生物学研究;崔澂领导的南开大学工作组,侧重于植物营养生理学;娄成后领导的农业大学工作组,侧重于电生理学研究。成立时,三个工作组分散在三所大学内,室本部先设在北大,1959年夏迁至中关村,1960年又迁至土壤大学旧址。1962年并入植物所。
8月30日中科院院党组批准院植物生理研究室与植物研究所合并。
9月1日拨出土地131.7亩借给香山大队使用。
11月4日 
12月11日中科院机关党委批准植物所成立临时机关党委,由刘绠等8人组成。
11月20日在西直门外141号办公的中科院土壤所、水土保持所撤销,房产和部分物资移交植物所。
1962年 
1月25日中科院党组批准中共植物研究所领导小组由姜纪五等五人组成。
1月27日中科院院务常务会议决定汤佩松、刘绠为植物所副所长。
6月25日国家科委批准,中科院昆明植物所改为“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昆明分所”。
10月11日中科院批准钱崇树、林镕、姜纪五、汤佩松、吴征镒、秦仁昌、简焯城、吴素萱、侯学煜、俞德浚、田裕民、徐仁、张正光、王希、杨森为植物所所务委员会组成人员。
10月18日中科院批准吴征镒、蔡希陶、浦代英、唐耀、晋绍武、周凤翔、冯国楣、段金玉为昆明分所所务委员。
1963年 
3月制定《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科学技术研究成果管理暂行办法》(草案)和《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项目管理办法》(草案)。
4月1日 
是年中科院批复北京植物园基本建设设计任务书。《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基建任务说明书》请中科院领导批准在北郊为植物所建设新所。
4月根据中科院要求,编制出“三定”(定方向、定任务、定人员)任务书。
4月28日所党委批准植物园设立党的总支部委员会。
5月15日开展“五反”运动和群众性“三查”工作。
5月18日全所大会,张正光作“五反”运动动员。运动年底结束。
5月31日编制1963-1972年支援农业十二大任务。
7月23日与北京大学生物系签订合作项目计划,有:光合作用、呼吸代谢、发育生理、实验形态学及杂交受精作用的研究。汤佩松副所长兼任北京大学植物生理学教研室主任;崔澂、徐仁、吴素萱、王伏雄、戴云玲在北大兼课;北大教授曹宗巽、梅镇安、吴湘钰兼任植物研究所的研究工作。
8月25日中科院批复植物所昆明分所基建设计任务书。
9月30日崔澂教授赴朝鲜作为期二周的水稻栽培技术和植物生理学的考察。
10月7日与原子能所签定合作进行水稻氮素营养研究协议书。
11月30日植物所机关党委换届,刘绠作总结报告。12月7日做补充报告,并选举产生植物所党委会。
10月15日中国植物学会在北京友谊宾馆召开学会成立30周年年会,会期13天。
10月19日秦仁昌邀请英国植物学家霍尔托母来访,在京期间,参观了植物研究所,并作了两个学术报告。
11月完成对低收入职工增加工资工作。为1956年后首次工资调整,增高幅度为7元、15元两档。
11月12日波兰科学院植物所副所长J. Kornas赴越南途中访问植物研究所,秦仁昌、俞德浚会见。
11月25日崔澂赴朝鲜考察。
12月10日中共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委员会成立。
1964年 
2月1日共青团植物所委员会改选大会。
2月7日 
2月25日为赴安徽参加社会主义教育(“四清”)的干部召开欢送会。
4月8日 
4月14日呈报所第一批院重点实验室建设规划。
6月26日中科院批准成立中科院植物园工作委员会。
8月第一批“四清”工作队到河南信阳参加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
8月27日出席北京科学讨论会的专家到所参观。
10月14日为赴河南参加“四清”运动的干部召开欢送会。10月18日离京。
10月26日中科院批准改建温室800平方米,投资8万元。1965年10月30日植物园温室验收。
1965年 
2月15日中科院机关党委通知,李逸三任植物所党委书记,刘子固任副书记。
2月26日中科院任命李秉瑶为植物所资源研究室主任。
2月26日中科院党组发文“关于三线布局问题”,经国家科委批准,决定将北京植物所植物分类研究室的植物地理、植物生态研究室、植物形态研究室和古植物研究室并入中科院植物研究所昆明分所,将北京植物园与西北水土保持生物土壤所的生物部分合并,成立西北植物所。后,此计划未实施。
3月16日中科院批复植物研究所昆明分所基本建设任务书。决定将北京植物所四个研究室与昆明分所合并,调整成七个研究室,一并迁入昆明温泉。据该任务书记录,在温泉投资271万元,兴建22,400平方米建筑。该项工程于1965年动工,1970年竣工,完成房屋建筑面积28000平方米。搬迁计划未实施。
3月30日林镕主持黄淮海盐、碱、旱、涝综合治理会议,并组成工作组到河南新乡。
4月15日罗马尼亚病毒学家彼得莱斯库来所参观。
6月7日所务委员会、学术委员会召开联席会议鉴定建国以来的科研成果。
6月11日罗马尼亚科学院院士布加勒斯特生物化学研究所所长来我所参观。
9月7日旅美华人植物学家胡秀英来函称已举荐汪发缵、陈邦杰、侯宽昭加入国际植物分类学会,并已代交会费。鉴于该会有台湾中研院植物所会员,汪发缵复函胡秀英,并向该会声明退出。
9月23日中科院党组任命李逸三、简焯坡为植物所副所长。
9月24日姜纪五调任中科院生物学部副主任。
12月28日钱崇澍在北京逝世。
12月30日钱崇澍公祭大会在北京中山公园中山堂举行。
年底清理鉴定档案工作完成。60余人参与,清理鉴定档案1710卷,其中科技档案1058卷、文书档案394卷(植物园30卷、资料88卷)、党委档案188卷(资料97卷)、人保档案70卷。销毁一些无用的档案。
1966年 
2月5日所党委决定:1、成立政治处,下设四个科;2、成立3个总支委员会,第一总支委员会由管理部门的党支部组成,第二总支委员会由各研究室党支部组成,第三党支部由植物园各党支部组成;3、植物所党的领导小组和植物所机关党委合并为党委会。
2月17日 
5月24日据当日统计资料,植物研究所先后派出6批次,275人参加“四清”工作。
6月3日下午,大部分职工到北大看大字报,声援左派。党团员干部留所开会,李逸三讲话。
6月8日李逸三代表所党委作开展文化大革命的动员报告。
6月11日贴出第一张大字报,主要内容是批判“七十二条”。
7月22日朝鲜科学院代表团到所访问。
6月23日 
8月3日 
8月9日经投票选举,产生9人组成的植物研究所文化大革命筹备委员会。
8月1日,17日参加“四清”的干部分批回所参加文化大革命。
8月2日上午,北京林学院红卫兵到园林局串联,在植物所核桃树下批斗他们带来的4名黑帮,植物所也揪出所领导和老专家10人被批判。下午及晚上,工作组孙景斌、张泽光、李德盈作检查。
8月25日北大学生到所揪斗汤佩松。
9月13日全所大会,辩论是否罢张劲夫的官问题。
9月17日“捍卫毛泽东思想战斗大队”成立。
9月21日“东方红大队”成立。
11月12日揪回4名工作组成员批判。
12月2日全所大会辩论张劲夫,陆荣昭大会演讲,力保张劲夫。
12月15日姜纪五和工作组6名成员被揪回植物所交待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问题。
12月19日上午,继续批判工作组。午后批张劲夫、秦力生、姜纪五和李逸三。给他们戴高帽子、挂黑牌子。是日,“东方红大队”被砸烂,很多“东方红”和“红色革命串连大队”人员宣布退出这两个组织,参加“捍卫大队”。
12月21、23、24日批判研究室领导和职能部门负责人。
12月28日揪回田夫批判,会后,李逸三及“保字号”中层干部在所内被迫戴高帽子游街示众。
12月30、31日开会批判“东方红大队”。从此,开始批判一般职工。
1967年 
1月11日控诉刘邓路线大会,一直开到次日凌晨两点,郑斯绪被揪斗。
1月16日研究夺权问题。
1月17日5人党政小组“接管和行使植物所党、政、财权力”。
4月5日选举产生9人组成的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革命委员会(以下简称“所革委会”)。
4月8日全所大会。庆祝捍卫毛泽东思想大队成立半周年、革命造反派大联合、革命委员会成立大会
4月18日启用“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革命委员会”印章。
7月28日唐山滦南发生7.8级强烈地震,所内有房倒塌。所革委会决定在二里沟、白石桥职工宿舍和所机关院内搭防震棚。
8月8日“红八五战团”成立。
8月29日所革委会召开捍卫大队和红八五战团勤务组会议,讨论为什么大批判深入不下去。
10月开展克服派性、巩固发展大联合、亮私斗私讲用会等活动。
10月11-20日全所到通县参加秋收劳动。
11月3日召开抓革命、促生产誓师大会,掀起大批判和斗批改新高潮,提出体制改革方案。
1968年 
1月13日所革命委员会调整办事机构,成立三组一办:政工组、科研生产组、后勤组和办公室。
4月从本月起,给专政对象及其家属每人每月发15元生活费(房租水电月票除外),其余工资冻结。
4月6日庆祝所革委会成立一周年大会。
5月9日全所批判小红楼翻案风。
5月19日所革委会在北楼会议室召开会议,决定由胡长征、陈明洪、陈松柏同志组成所整党建党核心领导小组,计划成立五个临时党支部(生理形态、细胞生态、分类古植物资源、办公室图资、行政器材),分期分批恢复党员组织生活。
5月21日当日简报记载,革委会提出关于恢复党组织生活的初步意见:成立党的领导小组,恢复党组织生活。
7月8日清理阶级队伍动员大会。
8月10日植物研究所革命委员会宣布撤销科、室,改为连队建制。一连(生理)、二连(分类)、三连(生态、资源)、四连(形态、细胞、古植物)、五连(行政、器材、图书)五个连队。
8月19日中科院(68)院革政组字第33号文批复:同意将刘子固调整出革命委员会。
8月20日所革命委员会委员和各连代表40余人欢送到解放军农场劳动的人员。
9月18—27 全所170人带着专政对象18人到怀柔县北房公社安各庄大队劳动,并召开批判姜、李、杨、赵等人大会。
9月20日迎接工人、解放军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驻植物研究所。
10月25日工人、解放军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驻植物园。
10月27日开展革命大批判、清理阶级队伍活动。
10月30日植物研究所专案学习班开学。
12月31日召开被揪出的专政对象批判姜纪五会议。会后,植物研究所革委会宣布“第二种人”(有历史问题但非叛徒、特务顽固不化的走资派和现行反革命分子)解除隔离审查,回连队接受批判,可以回家居住。
1969年 
1月24日植物研究所整党建党领导小组成立。首批46名干部下放湖北潜江“五、七”干校劳动。
1月31日中科院革委会批复,植物研究所暂不成立整党领导小组,由驻所宣传队和革委会中的三位同志具体负责。
2月24日革委会讨论所部和植物园干部分别到湖北潜江县和湖南衡东“五七”干校劳动事。
5月党员登记,宣布第一批恢复组织生活党员名单:一连12名,二连12名,三连14名,四连10名,五连11名,后勤7名。后,又公布第二批:一、二、三、四连各1名。当年10月15日干校整党建党领导小组又批准1名党员恢复组织生活。
9月植物园干部和少数工人到湖南衡东“五七”干校劳动,大部分工人分配到工厂。
10月23日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撤离植物研究所。
10月29日革命委员会讨论在河南博爱县建立新所问题。解放军毛泽东宣传队撤离植物所。
1970年 
1月中科院革命委员会决定撤销北京植物园,6月1日国家科委和中科院联合作出决定。
1月12日军代表杜宝作“批判极左思潮,深挖‘五.一六’分子” 的动员。
5月22日欢送第二批干部下放“五七”干校大会。6月25日离所赴湖北潜江“五七”干校
6月30日(70)院党字第05号文通知,经“两科”(科学院、国家科委)联合办公会议决定,组成杜宝任组长,潘纯任副组长的中共植物研究所领导小组。何礼、潘纯、赵星武结合进革委会,潘纯任革委会主任,何礼、胡长征任副主任。
8月29日中科院批准植物研究所建立皂素工厂。
10月23日欢送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离所。
是年 
1971年 
2月开展批陈(伯达)整风运动。
3月植物园被8341部队接管。
5月1日法国植物生理学家苏瓦尔来访。潘纯、何礼、胡长征、林镕、张其德、郑慧莹、简焯坡接待。
8月13日美国科学家A.W.高尔斯顿和E.R.西格纳尔到所访问,组成老中青接待小组。有崔澂、段续川、吴素萱、林镕等20人。
8月13日比利时植物学家Leonard Jean到所访问。
10月根据科学院和国家科委通知要求,植物所拟订《科研“四五”发展规划和1971年科学研究计划》,制定出光合作用、生物固氮、植物资源调查和利用、植物生长发育的化学控制等方面的具体项目和预期指标。提出“研究所办工厂,使研究所又是工厂,研究人员又是工人,基本做到:部分人员去干校、部分人员在所办工厂农场、部分人员在实验室。”
10月开始批林(彪)整风。
是年据不完全统计,全年5个国家,7人次来访。
1972年 
11月15日植物研究所与遗传所签订协议,将北郊农场50亩地借给遗传所使用,借用期8年。
2月29日—3月7日《中国植物志》编写工作会议在广州召开。
5月北京植物园恢复。在“干校”劳动的干部回到北京,被安置在北沙滩917大楼办公。
6月26日美国生物学家A.W 高尔斯顿偕妻戴尔?高尔斯顿和女儿贝斯?高尔斯顿来访,并作学术报告。简焯坡主持,崔澂翻译。
7月14日简焯坡接待美国作家协会巴巴拉?卡克曼及其女儿。
7月20日英国了解协会会长李约瑟夫妇来所访问,林镕、简焯坡、汤佩松出席丰泽园宴请。
6月中科院召开生物学研究座谈会,会议进一步明确植物所的方向任务,强调研究课题要与生产实际相结合。会后,对年初制订的科研计划作了调整,在原来的光合作用和生物固氮两项重点领域基础上,又增加了《中国植物志》和植物化学两项。根据会议精神,调整了科研体制:撤销连队建制,按学科成立七个研究室。同时,给各研究室配备专职党支部书记、室主任或室副主任、业务秘书、行政秘书。
8月5日植物园筹备小组给向植物研究所党的领导小组报告,计划11月全体职工到香山南辛村20号办公。
7月1日中科院决定将植物研究所等“六所二厂(力学研究所、化工冶金研究所、自动化研究所、电工研究所、动物研究所、植物研究所、科学仪器厂、气体厂)”下放北京市,实行以北京市为主的双重领导体制。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改名为:中国科学院北京植物研究所。党政管理由北京市负责,科研工作由北京市与科学院协商决定。
9月7日形态细胞学研究室成立。
9月植物研究所植物化学研究室成立,设杜鹃花组(后称萜类组)、黄酮组、油脂组和236组。
9月2日召开中国植物志编写工作会议。
11月15日8341部队正式将植物园土地及地上物的管理权交回植物研究所,北京植物园恢复筹建工作开始。原有4000多种植物剩下300多种;700多种木本植物只剩下100余种,几十亩试验果园和原始材料圃几乎全毁;2000余种温室植物全部铲除,温室只留下钢筋水泥结构;图书、资料、种子标本损失惨重。
是年添置大型仪器:顺磁共振波谱仪、国产一级电子显微镜、质谱仪、红外光谱和气相色谱仪。
12月发动全所职工在所内挖建250平方米人防工事,家属院50米。
12月5日上报中科院二局的文件记载植物研究所当年简况:“党委书记徐全德,副书记李森、徐剑平(文化大革命前代所长林镕、副所长简焯坡、汤佩松目前均未恢复职务)。业务处负责人赵星武、胡长征。分类室主任汤彦承,支部书记王亚东;生态室主任侯学煜,副主任王献溥;古植物室主任徐仁,支部书记吕学成;植化室副主任戴伦凯(待批),支部书记周传星;形态细胞室副主任钱迎倩,支部书记王新华;生理生化室主任崔澂,副主任匡廷云,支部书记齐明鲁,副书记李云辉;固氮主任待配,支部书记王直安;植物园负责人徐剑平,园主任俞德浚,副主任赵峰、刘启光、贾德修;书记徐剑平,副书记贾德修、赵锋”。
12月选举产生中共植物研究所委员会。
是年据不完全统计,全年3个国家10人次来访。
1973年 
3月17日—4月13日接待英国农业化学家韦恩(W.L.Wain)来访。
4月10日—19日简焯坡、陈永林、金鑑明、张冲礼赴法国巴黎出席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人与生物圈”计划第二届国际理事会议。
4月23日简焯坡、崔澂、郝乃斌、佟绍华参加第八届植物生长会议。
5月5日接待日本安本定谷率领的日本应用生物科学者访华团一行7人。
6月恢复1966年中断的与国际学术单位及学者交换书刊抽印本的关系,至九月已达49个国家199个单位和个人。
7月美籍中国学者田心棣来访。
7月7日中科院批准《植物所基建任务书》,同意植物所所址定在植物园内,所园结合建设。新建面积2.19万平方米,投资290万元。
8月18日汤佩松会见美学者赵婉。
9月植物学工作者代表团访日。
9月6日吴素萱与牛满江座谈。
10月11日阿尔巴尼亚地理学家卡波来访,林镕、侯学煜、李世英、应俊生、路安民接待。
10月15日国际科协主席库伦(法),秘书斯塔夫罗(荷),执行秘书贝克(英)等一行6人来所访问。
11月7日阿尔巴尼亚科学院代表团团长阿列克谢?塔契?布达教授等一行5人到植物所访问,林镕、李森、胡长征、路安民、崔澂和匡廷云接待。
11月9日—20匡廷云、郭季芳、佟绍华赴罗马尼亚考察。
11月中科院批准《植物分类学报》复刊,对原编委会进行改组:1、增加中青年编委,体现老中青三结合;2、增加工农编委,实行“掺砂子”。
12月20日徐靖在全所大会作关于进行基本路线教育的报告。
是年《高等植物图鉴》共五册,全部完成;《中国植物志》第三十六卷(蔷薇科)付印;完成《中国蕨类植物孢子形态》的编写;完成江西靖江第三纪孢子花粉分析,固氮酶钼铁蛋白组分的提纯和结晶等五项。
是年据不完全统计,全年8个国家,28人次来访,10人次出访5个国家。
1974年 
1月《植物杂志》创刊。
2月2日召开全所批林批孔动员大会。
3月20日欢送30位干部到平谷县参加劳动锻炼。5月7日 回所
3月25日巴基斯坦科学代表团赛纳尔阿布丁博士、阿布杜尔拉赫曼博士来访,林镕、胡长征、崔澂、王蜀秀、陈心启会见。
4月12日新西兰皇家学会会长威利特率领的科学代表团一行5人来访。
4月16日墨西哥莫雷诺、福斯穆诺来访,苏凤麟、林镕、李森、崔澂接待。
5月5日编制1976-1980年科学研究重点项目规划。
5月12日余秋里视察植物园。
6月23日加拿大农业科学家代表团一行4人来访,团长其班格罗博士。
6月24日以奥田东为团长,三井哲夫为副团长的日班应用植物学工作者一行9人来访,林镕、李森、胡长征、崔澂、佟绍华接待。
8月21日丹麦农业代表团G.Seidenfaden来访,陈心启接待。
8月31日美国农业科技代表团十余人在农业部工作人员陪同下参观植物研究所。
9月22日朱德视察植物园。
10月越南阮春瀚访问古植物研究室
11月15日—12月15日匡廷云、李良璧和张其德随中科院植物光合作用考察组(8人)赴美考察访问。
11月23日所、室领导参加开门办所经验交流大会。
12月27日《植物分类学报》编委会改组。
是年据不完全统计,全年11个国家,44人次来访;13人次出访5个国家。
1975年 
1月1日美国凯特林基金长罗伯特?卡拉来所参观。
3月1日植物研究所职工陈松柏14人给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邓小平、张春桥、华国锋、谷牧写信,要求批准兴建国家植物标本馆。国家多位领导人批示同意。6月11日,由国家建委邀请北京市规划局,中科院计划组和植物所有关领导及来信人陈松柏等共同研究呈请国家计委列入国家建设计划的项目建议。
4月9日欢送宋艳茹等20多人到门头沟区参加劳动锻炼。
5月19—22日接待美国古人类代表团来访。
5月27日接待美国古人类代表团副团长。
6月6日在天文馆礼堂召开欢迎工宣队进驻大会。
7月16日植物所计划将标本馆及各研究室同时迁到位于香山的植物园内,并根据十年发展规划,编制出建筑面积3.99万平方米,总投资486.6万元,1979年竣工的《基本建设设计任务书》。
7月18日英国皇家学会农业代表团哈利教授一行6人来访,4人作报告。
7月22日接待英国皇家学会农业代表团。
8月5日美籍华人植物学家胡秀英来访。
8月19日美国玉米专家蔡斯来我所参观。
8月21日接待墨西哥玉米考察团一行7人。
8月22日联邦德国马克斯?普兰克协会梅尔歇斯一行3人来访。
9月3日澳大利亚科学院院长巴杰尔教授来访。
10月9日美国凯特林基金会罗伯特?卡拉一行3人来访。
10月22日丹麦阿纳?斯戴玉、帕?奥勒森?拉森、恩?奥?凯尔德高、汤姆?劳恩格尔来访。
10月30日联邦德国施密特总理夫人来访。
11月18日澳大利亚第四纪地质代表团D.沃克一行6人来访。
11月28日加拿大罗斯盖克唐纳和波拉德来访,李森、崔澂、荆玉祥接待。
是年全年有11国家54人次来访。
1976年 
2月开展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
3月24日召开中国植被地理、中国植被图第一次协作工作会议。
4月追查政治摇言,未查出问题。
10月庆祝粉碎“四人帮”。
是年据不完全统计,全年6个国家,27人次来访; 3人次出访2个国家。
1977年 
5月26日墨西哥生物资源所所长戈麦斯来访。
5月10日中科院决定取消见习员职称 ,我所66名见习员中,11名改为实验室工人,55名改为技术员。
6月22日至7月7日中科院工作会议,讨论《1978年至1985年中国科学院发展规划纲要》(草案),为恢复科研工作秩序,决定采取一些重大措施,其中对恢复研究所正常工作的决定有:1、建立党委领导下的所长负责制;2、重新建立研究所学术委员会;3、各单位设置一名专管后勤工作的副所长;4、加强各所的研究室,选择具有一定条件的科技人员任室主任和课题组长;5、建立工作人员考核制度;6、通过试点招收和培养研究生;7、对受审查未作结论的人员尽快作出结论,结论不当的予以复查改正;8。保障科技人员每周5/6的业务工作时间。
9月20日国家计委对植物所迁建和建立国家植物标本馆作出批复。
10月21日欢送工宣队回原单位。
10月24日王献溥赴奥地利出席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计划国际协调理事会第五届会议。
11月28日北京市科技局在北方交大礼堂召开欢送“六所二厂”回归科学院大会,全所250人参加了大会。
是年据不完全统计,全年11个国家,64人次来访; 2人次出访1个国家。
1978年 
1月1日中科院力学所、化工冶金所、自动化所、电工所、动物所、植物所、科仪厂、气体厂改为由中科院领导。
1月5日全所召开深入揭批“四人帮”动员大会,徐全德作动员报告。
2月11日接待牛满江教授。
2月13日俞德浚任《中国植物志》代主编。
2月24日落实政策、平反昭雪大会。俞德浚、于若木、吴兆明等同志在会上发了言。
2月27日安排芬兰蒂基尔斯德特教授来植物研究所学习花药培养。
3月5日—31日汤佩松、张瑞琪、俞德浚、吴素萱、朱至清等六人出席全国科学大会。
3月15日中科院批准黎盛臣等16人晋升为副研究员。
4月19日全所大会,张瑞琪传达胡克实在院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并作了“贯彻科学大会精神,向科学技术进军”的动员报告。
4月8项成果获全国科学大会奖励。其中有《中国高等植物图鉴》、《中国植物志》等。
5月指定汤佩松、俞德浚为植物所负责人,领导科研业务工作。
5月20日至6月17日美国植物学会代表团一行11人来访。
5月25日中澳植物组织培养学术讨论会,罗、英、法、德、加、日等13名外宾参会,会期5天,。
5月22日接待澳大利悉尼大学微生物系主任詹袄曾教授来我所工作。
6月1日成立落实政策办公室。
6月4日—11日英国皇家植物园(邱)标本室主任(P.S.Green)和西苎来访。
6月17日英国植物分类学家格林和西苎到所访问。
6月21日中科院通知恢复科学技术职称评定工作。
8月17日接待美国植物学会代表团。
9月10日英国植物分类学家A.C.杰米来访,秦仁昌等会见。
9月19日日本京都学者访华团成员增田芳雄、稻井捷郎来访。
9月19日瑞典生物物理考察团一行7人来访。
11月21日中科院批复植物研究所迁建工程扩大初步设计的。
12月1日中科院批准林镕、秦仁昌为植物所顾问。
12月28日中科院在云南召开第二次植物园工作会议,北京植物园被列为全国9个重点建设园之一。
是年秦仁昌在《植物分类学报》第16卷发表《中国蕨类植物科属的系统排列和历史来源》,建立起中国蕨类植物分类新系统。这一成果获1989年中科院自然科学奖一等奖,1993年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
是年制定8名研究人员出国进修计划。
是年据不完全统计,全年17个国家,115人次来访; 4人次出访3个国家。
1979年 
2月6日中科院批准陈心启等11人晋升副研究员。
2月15日贯彻植物园工作会议精神,北京植物园进行组织调整。
2月19日建立内蒙古草原生态系统定位站。
2月21日内蒙古自治区革命委员会同意在内蒙建立草原生态系统定位站。
3月8日召开内蒙草原生态系统定位站工作会议。
4月2日中国植物学代表团访美。
4月17日内蒙草原生态系统定位站制定1979年-1985年科研究工作规划。
5月1日—6月1日中科院组织植物学代表团(10人)访问美国,作报告20场次。汤佩松为团长,俞德浚、徐仁等参加。
5月8日全所支部书记参加的政治工作会议,传达胡克实报告,宣布撤销政治处。
5月9日陈艺林等32人享受首批科研津贴。
5月15日中科院批复内蒙古草原生态系统定位站基建任务设计书。
7月22日—26日崔澂赴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出席第十届国际植物生长物质会议。
8月13日召开推荐学部委员侯选人会议。推荐俞德竣、侯学煜、崔澂、徐仁、王伏雄为学部委员侯选人。1980年11月俞德竣、侯学煜、徐仁、王伏雄当选。
9月4日孙敬三赴英国参加第二届国际单倍体会议。
9月24日北京植物园召开建园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
10月7日根据李昌批示,植物园正式对外开放。
是年据不完全统计,全年11个国家,137人次来访;17人次出访11个国家。
1980年 
2月成立中共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纪律检查小组。
2月28日徐仁参加英国的国际孢粉会议。
2月28日推荐王伏雄担任研究生院教学部委员。
3月5日聘请美籍华人科学家葛培根为我所客座教授。
3月18日徐仁兼任自然博物馆副馆长。
5月7日林忠平赴英参加国际染色体会议。
6月30日北京市科协通知,郭季芳当选北京市科协第二届委员。
7月14日派员参加昆明揪木园房屋移交给云南林学院的会议。
8月20日中科院批准植物所与查佛凯得林实验室建立研究合作关系备忘录。
10月15日接待美国植物学家雷文博士夫妇。
12月25日汤彦承、应俊生参加中美鄂西植物联合考察。
是年据不完全统计,全年16个国家,160人次来访; 15人次出访7个国家。